走一處,就貼一面小紅旗 他們陪老兵媽媽重走“革命路”

2021年05月 31日 07:40 | 來源: 揚州日報-揚州網

    “這面小紅旗是山東曲阜的小郵局”“這面小紅旗是河南開封的造幣廠”……5月30日上午,家住揚州市廣陵區汶河街道樹人苑社區的劉洋,依偎在母親劉明的身邊,一邊用手指著墻上的地圖,一邊講述每一處地點的故事,試圖喚起母親當年的記憶。

今年93歲的劉明老人,如今因中風患上老年癡呆癥。可年輕時,她不僅是人們口中的“小兵張嘎”,還參加過解放戰爭中的一次“北撤行動”,先后徒步跨越5個省份。為了緬懷犧牲的戰友,感受黨的光輝歷程,在劉明離休后,她的子女輪流陪她重走“革命道路”,并在家中張貼地圖,走一處、貼一處,如今一面面小紅旗已經貼滿了近30個省市。

地圖上貼滿小紅旗

“一匹馬”牽起“戰地愛情”

“我的意中人是個蓋世英雄,有一天他會騎著白馬來娶我。”這句電影臺詞,用來形容劉明老人的“戰地愛情”,再恰當不過。

抗日戰爭時期,劉明是興化縣老圩區兒童團指導員,也就是人們口中的“小兵張嘎”,帶領一幫兒童團員背上紅纓槍,送情報,抓奸細。

解放戰爭打響后,為了保護“革命火種”,劉明在部隊的掩護下,跟隨華東軍政干校的一幫“小兵”往北撤離。“這次‘北撤’先后跨越了5個省份,從江蘇、山東、河北、河南到安徽。”劉明的二女兒劉洋說,北撤途中,母親的一條腿被狗咬傷,徒步艱難,但后有追兵,一旦掉隊,恐有危險。

“此時,我父親出現了。”劉洋告訴記者,她的父親名叫劉奮,是負責掩護北撤的一名營長。父親見狀,將自己騎的一匹馬讓給了劉明,自己徒步行軍。后來,兩人結為夫妻。

采訪中,記者了解到,劉明、劉奮都非本名。“我母親原名叫潘賽玉,父親叫劉漢俠。”劉洋說,當年參加革命的戰士很多都用化名。

劉明獲得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紀念章。

重走“革命路”悼念犧牲戰友

在劉明家客廳的墻上,張貼著一張中國地圖,相比普通的地圖,這張地圖上“內容”豐富、“顏色”鮮艷——近30個省市被貼上了一面面“小紅旗”,顯得格外醒目。

“這張‘紅旗地圖’,都是我們走過的地方,目的是為母親完成心愿。”談及地圖上的第一面“小紅旗”,劉洋說,未能走進山東曲阜,是母親一生的遺憾,這個遺憾由他們來幫她化解。

當年,劉明隨部隊北撤至山東曲阜郊外,接到任務,準備次日進城到一家小郵局工作。“第二天,母親因身體原因沒去成,由另一名戰友代替。”劉洋說,令所有人沒想到的是,當天敵機來襲,一枚炮彈將小郵局炸毀,代母親前去工作的戰友不幸犧牲。

“母親離休后,一直重復一句話,‘不是戰友,我就犧牲了’,我一定要去看看。”劉洋告訴記者,2012年5月,他們子女幾人陪同母親,一起去了當年的那個小郵局,共同緬懷那名“替”母親犧牲的戰友。

走一處,就在地圖上貼一面小紅旗

劉明老人一生育有5名子女。重走山東曲阜后,由子女輪流陪同,除了將當年北撤走過的5個省份重走一遍,劉明還去了其他許多紅色舊址,用腳步丈量“革命征程”。走一處,就在地圖上貼一面“紅旗”。

“北撤途中,岳母在河南開封一家造幣廠待的時間最長,長達9個月。”劉明的大女婿朱學銘說,2013年,劉明前去那家造幣廠,看見當年的牌樓仍保存完好,激動地流出了眼淚。

記者從朱學銘口中得知,劉明在工作期間是一名“女強人”。“岳父在37歲就因病去世,岳母一個人將5名子女拉扯成人。”

朱學銘說,“如今岳母因病不能到處跑了,作為子女后代,我們就替她跑,帶回一張張圖片,陪她一起欣賞祖國大好河山,感受得來不易的幸福生活。”通訊員 馬瑩 記者 陳晨 文/圖


責任編輯:進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