揚州網 > 

千年運河見證偉大中國創造 央媒聚焦揚州這個“好地方”

2020年11月 15日 07:52 | 來源: 揚州日報-揚州網 | 

習近平總書記13日在江蘇省揚州市考察調研。他先后來到運河三灣生態文化公園、江都水利樞紐,了解大運河沿線環境整治和文化保護傳承利用、南水北調東線工程規劃建設和江都水利樞紐運行等情況。連日來,央媒紛紛聚焦揚州,關注這個“好地方”。

千年大運河 流動的文化

11月13日,習近平總書記來到被稱為“中國運河第一城”的江蘇揚州考察。在運河三灣生態文化公園,總書記詳細了解大運河沿線環境整治和文化保護傳承利用等情況。總書記為什么要重點關注大運河?從這條文化長河中,我們能夠得到怎樣的啟迪?歷經千年,大運河如何煥發新的生機與活力?

大運河:關鍵紐帶 寶貴遺產

“應是天教開汴水,一千余里地無山。”這是唐代詩人皮日休在《汴河懷古》中描寫大運河的詩句。

大運河的開鑿,至今已有2500多年歷史。公元前486年,吳王夫差為了爭霸中原,利用長江三角洲的天然河湖港汊,疏通了古水道,開鑿了邗溝。此后,秦、漢、魏、晉和南北朝又繼續施工延伸河道。

隋朝,是大運河形成的最重要階段。公元605年,隋煬帝下令開通濟渠,公元608年又開永濟渠,逐步形成以北京和杭州為起始點,以洛陽為中心,溝通海河、黃河、淮河、長江、錢塘江五大河流的水運大動脈。

元代以后,隨著北京成為國家政治中心,大運河的航運目的地也由洛陽轉移到北京。元代對大運河水道裁彎取直,大大縮短了航運里程,形成了京杭大運河。

再加上以洛陽為中心的隋唐大運河,從寧波入海的浙東運河,中國大運河全長近3200公里,這是世界上距離最長、規模最大的運河。

大運河的通航,極大促進了中國南北經濟的交流和發展,也促進了運河沿岸經濟的繁榮和城市的興起。

如果說長城是中華民族挺立的脊梁,大運河就是流動的血脈,是一部書寫在華夏大地上的宏偉詩篇。

2014年6月,在第38屆世界遺產大會上,中國大運河項目成功入選世界文化遺產名錄,成為中國第46個世界遺產項目。

揚州:因運河而生 因運河而興

總書記這次考察的揚州,是大運河的原點城市,也是運河申遺的牽頭城市。

公元前486年,吳王夫差開鑿的古邗溝,是中國歷史上第一條有確切開鑿年代的運河。大運河“誕生”的公元前486年,也被視為揚州建城史的開端。揚州城古時被稱為“邗城”,就是得名于邗溝。

揚州因運河而生,也因運河而興,因運河而盛。在唐代,揚州是中國最繁華的商業城市,東南第一大都會。當時有一句俗語,“揚一益二”,說的就是在當時全國最富裕的城市中,揚州排第一,益州也就是今天的成都排第二。

作為與大運河同生共長的城市,在大運河項目申遺成功后,揚州有6段河道、10個遺產點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是大運河沿線城市之最。

以申遺成功作為新的起點,揚州用世界遺產標準來保護好大運河,推動名城建設。這次習近平總書記調研的運河三灣生態文化公園,就是其中的代表作。

運河三灣,是明朝萬歷年間為抬高水位、減緩流速將運河河道舍直改彎的產物。近年來,揚州利用三灣原有運河濕地資源,啟動建設3800畝的運河三灣生態文化公園,搬遷企業、拆除碼頭、清理違建,實施水系疏浚、駁岸改造、濕地修復,生態環境極大改善。在揚州,一條高顏值的生態長廊、高品位的文化長廊、高效益的經濟長廊,正展現在世人面前。

如今,除了揚州,大運河江蘇段的其他沿線城市也各有定位,比如徐州的“大漢雄風、豪情運河”,無錫的“太湖明珠、甜美運河”,蘇州的“天堂蘇州、蘇式運河”……千年大運河煥發了新的生機和活力。

運河故事 譜寫新篇

如何做好大運河文化的保護傳承利用?如何從流淌著的遺產中挖掘活的歷史?這是習近平總書記一直思考的命題。

2017年2月,總書記在北京大運河森林公園考察時強調,要古為今用,深入挖掘以大運河為核心的歷史文化資源。他說,保護大運河是運河沿線所有地區的共同責任,北京要積極發揮示范作用。

當年6月,總書記對建設大運河文化帶作出重要指示:大運河是祖先留給我們的寶貴遺產,是流動的文化,要統籌保護好、傳承好、利用好。

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指示批示精神,去年2月,中辦、國辦印發《大運河文化保護傳承利用規劃綱要》。《綱要》強調,堅持科學規劃、突出保護,古為今用、強化傳承,優化布局、合理利用的基本原則,打造大運河璀璨文化帶、綠色生態帶、繽紛旅游帶。

文化興國運興,文化強民族強。在開啟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新征程上,運河故事將譜寫新篇,千年文脈正奔流不息。

千年運河見證偉大中國創造

“北有瘦西湖,南有古三灣”,“運河長子”揚州城因水而興、緣水而發。公元前486年,吳王夫差在此挖下修鑿邗溝的第一鍬土,煌煌一部運河史由此開篇。

這是神州大地上通達南北的中國大運河,全長近3200公里,溝通了中國五大河流水系;這是華夏史書中流淌千年的中國大運河,歷經2500多個春秋,沉淀了興衰更迭的家國記憶;這是民族精神里頂天立地的中國大運河,哺育世代運河兒女,匯聚了勞動人民的創造智慧。

13日,習近平總書記在江蘇省揚州市考察調研。他來到運河三灣生態文化公園,了解大運河沿線環境整治和文化保護傳承利用等情況。跟隨總書記的腳步,我們一同追溯大運河的前世今生,致敬中國創造的磅礴偉力。

千年水脈創造工程奇跡

歲月斑駁了邵伯古堤,光陰催老了東關古渡,波光瀲滟暈開圈圈漣漪,這是大運河特有的年輪。

作為世界上建造時間最早、使用最久、空間跨度最大的人工運河,中國大運河由京杭大運河、隋唐大運河和浙東運河組成。秦漢時期為建立大一統國家,掀起了大運河建設的第一次高潮,越王勾踐開鑿山陰故水道,成為浙東運河的前身。隋唐大運河始建于公元605年,隋煬帝“發河南、淮北諸郡男女百余萬”修通濟渠,3年后又“詔發河北諸郡男女百余萬,開永濟渠”,此后南北“運漕商旅,往來不絕”。元朝時,隋唐大運河被截彎取直,元世祖忽必烈先后下令開鑿濟州河和會通河,又修建通惠河直達積水潭,全長約1800公里的京杭大運河全線貫通。2002年,大運河被納入南水北調東線工程,千年水脈擔當新的歷史使命。

2018年3月20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上發表重要講話,把大運河同萬里長城、都江堰、故宮、布達拉宮并列為氣勢恢弘的偉大工程。在主要大江大河皆向東流的中華大地,大運河卻以連接南北的姿態跨越地球10多個緯度,見證了中國人民尊重自然、利用自然、改造自然的偉大創舉,堪稱中國乃至世界水利工程史上一座永恒的豐碑。

千年文脈創造文化瑰寶

船槳拂過煙波,搖曳出舳艫蔽水的盛世繁華;河水繞過橋頭,氤氳了南北通衢的漕運史話;漁火點亮河面,陪伴著人聲熙攘的老街古巷;碼頭枕河而立,回蕩過艄公號子的歷史遺響。

作為文化紐帶的象征,運河水不僅承載了南來北往的船只,更加快了南腔北調的融合,激活了運河文化的創造力和想象力。從吳儂軟語到京腔京韻,從西湖龍井到宣紙徽墨,從宜興紫砂到武強年畫……千百年來,南北文化在大運河上交織出綿延千里的錦繡畫卷。

在更為開闊的文化版圖上,大運河連通了陸海兩條絲綢之路,世界與中國在這里相遇。古運河畔,東關街東首,揚州城東門遺址依稀記得700多年前由此進城的意大利旅行家。如今,馬可·波羅紀念館就坐落在不遠處,講述著這位文化使者傳奇的一生。17載游歷中國,3載為官揚州,他在京杭大運河沿線的所見所聞,通過《馬可·波羅游記》被西方世界所熟知。

南北交融、東西交匯、中外交流,成就了大運河非凡的文化格局與文化氣度,也贈予了運河沿岸燦若繁星的文物資源:19項世界文化遺產、1606處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277個歷史文化名城名鎮名村、2190座博物館……2014年,中國大運河項目成功入選世界文化遺產名錄,成為我國第46項世界遺產。

“保護大運河是運河沿線所有地區的共同責任”,2017年2月,習近平總書記在北京考察大運河森林公園時指出,通州有不少歷史文化遺產,要古為今用,深入挖掘以大運河為核心的歷史文化資源。同年6月,他對建設大運河文化帶作出重要指示強調,大運河是祖先留給我們的寶貴遺產,是流動的文化,要統籌保護好、傳承好、利用好。去年7月,習近平總書記主持召開中央深改委第九次會議,審議通過《長城、大運河、長征國家文化公園建設方案》。十九屆五中全會審議通過《中共中央關于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建設大運河國家文化公園被納入其中。大運河這一活態遺產千年不朽,正在古意盎然中孕育蓬勃生機。

千年動脈創造精神財富

大運河不僅是促進貿易往來的經濟動脈,也是奔騰在運河人心靈河床上的精神洪流。

運河精神是面對困難但不屈服于困難的奮斗精神。不論是彎腰躬身步履沉重的纖夫還是安家水上漂泊不定的船工,這些有血有肉、流汗流淚,卻不肯向命運低頭的鮮活生命,匯聚為平凡而又非凡的奮斗者群像。

運河精神是接受挑戰并且能戰勝挑戰的創造精神。面對復雜的地理環境、多發的洪澇災害,古人以決心恒心攻克道道難關,把建造智慧傳承為治水哲學,在中華民族創造史上熠熠發光。

從歷史流向未來,古老的大運河因中國創造而生,也見證了新時代中國創造的壯闊征程。習近平總書記曾指出,“今天,中國人民的創造精神正在前所未有地迸發出來,推動我國日新月異向前發展,大踏步走在世界前列。”從北斗完成全球組網到5G商用加速推出,站在歷史交匯點上,實現中國制造向中國創造的轉變,更需葆有“關鍵核心技術必須牢牢掌握在我們自己手中”的骨氣志氣精神氣。

大運河煥發新生,呼喚一個民族的偉大復興,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所說,“只要13億多中國人民始終發揚這種偉大創造精神,我們就一定能夠創造出一個又一個人間奇跡!”


責任編輯:煜婕

揚州網新聞熱線:0514-87863284 揚州網廣告熱線:0514-82931211

相關閱讀:

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為“揚州網”或“揚州日報”、“揚州晚報”各類新聞﹑信息和各種原創專題資料的版權,均為揚州報業集團及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經通過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上述來源。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及時與我們聯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