揚州網 > 

“全國書香之家”的書房(上)最美書房

2020年04月 16日 07:59 | 來源: 揚州晚報-揚州網 | 

讀書,對一個人一個家庭來說,既是普通的生活日常,也是最高貴的精神洗禮。“全國書香之家”,家庭讀書的典范。今天,我們走進四戶揚州“全國書香之家”,作客書房,“看”書讀人。

王章濤

王章濤

——曾不顧高齡,買下一處6樓的頂層,給自己2萬多冊藏書找個地方

去過王章濤家的人,都會被他的藏書之豐,管理之細所折服。為了藏書,他曾不顧高齡,買下一處6樓的頂層,就是看中上面的閣樓,要給自己2萬多冊藏書找一個安放的地方,給自己打造家庭“圖書館”。

順著樓梯上去,閣樓上隔出的三個房間都被設計成書房。每個房間的四周都是書柜,東西兩側的書房藏書,以“經史子集”進行歸類,中間的書房則以工具書和揚州地方文化書籍為主。其中不乏王章濤多年游歷淘來的孤本善本。在閣樓的地板上,甚至在樓下主要的生活區域,臥室、客廳、陽臺等地,也到處可以看到書,真正一個書的世界。

光是這閣樓上的藏書就有2萬多冊,儼然一個小型圖書館。光是為這些圖書編寫的索引就有30多萬字。哪類書在哪里,甚至具體哪本書的位置,王章濤都能迅速找到。

王章濤說,自己喜歡看書的習慣是從幼年就養成的。后來也喜歡買書,收藏各種書,以前買書的資源也不算多,他經常摸黑起早前往書店門口排隊。進了書店,不管是什么書,先買下再說。

有次在西安出差,看到一家書店要賣書,王章濤激動不已,一大早就排到了最前面。可是當天人太多,書店臨時改變主意,讓顧客從后門進店。這下,排在最前面的王章濤成了最后,他當下邁開大長腿,一路向幾百米外的后門疾奔。中間一個大坑沒避掉,摔得頭破血流。站起身來,什么都顧不得,依然狂跑。結果,他又排到了第一個。這些年來,買書一直成為家庭支出的重要部分。其間,家人的支持很重要。這些年,王章濤收藏了不少好書,特別是對揚州本土文化的研究,讓他坐擁好書,樂享其中。

如今,因為年歲原因,王章濤已經搬離了原來的住所。但那座家庭“圖書館”還在那里,偶爾也會回去,坐在書中感受書香。

王暉

王 暉

——家中,書是隨處可見的,每一本書都碼得格外整齊,極有條理

家住梅嶺的王暉,家中的藏書原本有2000多冊,后來又捐獻不少書給社區。他說,讀比藏更重要,作為“全國書香之家”,他更愿意讓自己的藏書進行流通,讓更多人感受到書香。

讀書改變命運,王暉從小就愛讀書,這也讓他在進入學校后,各門學科都是名列前茅。1961年,當他考上南京大學中文系之后,捧著大紅的錄取通知書回家,父母都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在大學的時間里,王暉在書籍的海洋中盡情遨游。畢業后,他被分配到了部隊,從事新聞宣傳工作。每天帶著紙筆,在部隊之間奔走,將一篇篇有血有肉的文章發表在報紙上。復員回到揚州后,在揚州地委、揚州文聯都工作過。無論工作方式有何變化,唯一沒有改變的就是愛讀書的習慣。

在王暉家中,書是隨處可見的,而且每一本書都碼得格外整齊,非常具有條理,任何一本書,都在最合適的位置上,而每天下午的讀書時間更是“雷打不動”。隨手翻開一本,可看到王暉親手寫的批注。讓每一本書都有用,數十年的文學滋養,也讓他在創作上不斷迸發靈感。

錢藝兵

錢藝兵

——一家四口蝸居時就有書房夢,而今“酬勤齋”占據樓上整整一層

“丈夫擁書萬卷,何假南面百城。”錢藝兵說,大凡愛書人都渴望擁有一間自己的書房。一直以來,總渴望能有自己的一間書房。閑暇之余,在那間小小的世界里,泡上一壺茶,翻上幾頁書,靜靜品讀。

錢藝兵說,40年前自己是一位普通工人,白天在機器聲轟鳴的車間里忙于干活,晚上夜深人靜,亮一盞孤燈,正是讀書時。一家四口擠在不足30平方米的蝸居,一對剛出生的雙胞胎女兒半夜里鬧著要喂奶,哭聲此起彼伏,攪得看不進書,寫作的思路被打斷更是家常便飯。望著飯桌上、床肚里成捆成捆的書籍,書房一直是錢藝兵的一個夢。

上世紀90年代中期,住所已換到71平方米的兩室一廳,一室是自己和妻子住,另一室是兩個女兒的閨房,獨立的書房仍然是“水中月”。于是,他請瓦匠師傅將臥室的墻壁鑿開一面做壁櫥,一部分書總算有了棲身之地。但大部分書仍然像罐頭里的沙丁魚,擁擠在床底下一只只紙箱里。在幾個朋友的建議下,封閉了僅有3.6平方米的陽臺,改造成一個書房,并取名為“酬勤齋”。盡管這個“陋室”的書房姍姍來遲,卻已經挺知足了,正如陶淵明老先生所說:“吾亦愛吾廬,時還讀吾書。”

如今,住所又有了升級,搬進了五室三廳的樓中樓。“酬勤齋”有幸升級,占據了樓上整整一層,除了沿墻林立的書架、書櫉,還有擺放電腦、傳真機等設施的寬大書桌以及茶幾上一座從皖南背回來的假山盆景,收藏于斯,覽讀于斯,為文于斯,縈繞心中多年的書房夢終于變為現實。

錢藝兵藏書的故事,也耐人尋味。小時候,父親帶他去觀看京劇《空城計》,戲里的諸葛亮巧使妙計嚇退了率領大軍圍城的司馬懿,情節驚險,引人入勝,于是,就對三國的故事產生濃厚興趣,記不清餓了多少頓肚子,用積攢的早飯錢買了本《三國演義》,不分晝夜地“啃”,認不識的字就查字典,刀光劍影,鼓角爭鳴,深深地被羅貫中塑造的一群叱咤風云的三國英雄人物所吸引。《三國演義》則是他的第一本藏書。

用餓肚子省下的早飯錢購書畢竟不是長遠之計,于是就打壓歲錢的主意,當中國古典四大名著都收藏全了,就瞄上了世界名著。多年來,錢藝兵用“螞蟻搬家”的方法不斷充實書房里的書架,其中有家里原有的藏書,有自己用工資與稿費購買的,也有出版社與作者們贈送的,涵蓋詩歌、小說、戲劇、影視、散文、史志、法律、報告文學等多類別,約萬冊。錢藝兵說,自己沒有別的嗜好,唯有讀書。

陳咸康

陳咸康

——那時家里月均購書費用達10多元,而月收入才50余元

陳咸康家庭是一個四口之家,陳咸康是研究員,妻子王和玲是黨務工作者,兒子陳佳和兒媳周潔都是工程師,可謂是現代的書香門第。家庭藏書有2800多冊,家庭藏書以文史哲、醫學、外語、音樂、體育類為主。

陳咸康是中國總裝備部可靠性共性技術專業組專家,國家國防科工委/局、中國船舶重工集團公司質量與可靠性專家,以及多個專業專家組專員成員。陳咸康回憶,在上世紀80年代初,家庭一直都在購書訂刊上花費較多。那時候,家里月均購書費用就達10多元,而當時月收入才50余元。也就是說,在滿足日常生活的溫飽后,陳咸康夫妻兩人就把錢用在購書上。而且,這樣的好習慣一直傳承到下一代。而現在,購書的比例有所下降,是因為電子閱讀的普及。

“讀書也可以與時俱進,之前都是紙質書,現在電子書非常方便。一本小小的電子書可以容納很多本書,而且隨身攜帶,不占地方。”陳咸康說道。

因為工作的原因,陳咸康主要往返于北京和揚州,在兩個城市的住宅中都有書房。他感嘆,盡管自己從事的是科研工作,但是閱讀文學,依然對自己的工作有著極大的幫助。“因為疫情,今年還未能回到揚州,現在春暖花開了,揚州正是最美好的季節,我也急切盼望著回揚州,看看老朋友,也讀讀家里的書”。

王鑫 撰稿


責任編輯:覓風

揚州網新聞熱線:0514-87863284 揚州網廣告熱線:0514-82931211

相關閱讀:

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為“揚州網”或“揚州日報”、“揚州晚報”各類新聞﹑信息和各種原創專題資料的版權,均為揚州報業集團及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經通過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上述來源。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及時與我們聯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