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93歲“老八路”心系教育捐贈15萬余元

2019年09月 04日 10:23 | 來源: 揚州晚報-揚州網 | 

孔老與孩子們在一起

核心提示

“爺爺頭上有個疤,就是當年炮彈炸傷的”“我們今天的幸福生活來之不易……”有著73年黨齡的93歲“老八路”孔憲滿雖已離休30多年,但依然持續關心幼兒教育,每年除到幼兒園給孩子上“開學第一課”,每年開學后、六一兒童節都要捐贈五六千元的學習用品,累計捐贈數額已高達15萬余元。

17歲那年參軍打鬼子

通訊員撲倒他,卻犧牲了

9月3日上午,維揚路上的江蘇油田機關幼兒園,剛上大班的孩子們正在認真聆聽著“開學第一課”。

“爺爺打仗從來不怕死,如今腿上兩個洞,頭上有一個疤,就是當年炮彈炸的。”

孔憲滿出生在山東煙臺的一個偏僻小村莊。父母都是種地的,家里一共兄弟姐妹6人,他排行老四。17歲那年,八路軍的宣傳隊到了村子里,隊長馮指導員跟孔憲滿說:“小孔,你有兩條路可以走,一條是繼續貧窮,一條就是跟黨走,參加八路軍打鬼子。”

1945年過完春節,孔憲滿正式成為八路軍戰士。1946年底正式加入中國共產黨。解放戰爭期間,他又相繼參加了萊蕪戰役、解放開封、洛陽戰役、渡江戰役等。抗美援朝打響,孔憲滿又參戰。

“我頭上至今還有一個炮彈炸傷留下的痕跡。”在一次敵人空襲中,炮彈紛飛,他正在指揮部隊,突然一顆炮彈掉到他的附近,通訊員趙德山猛地將他撲倒,而自己卻犧牲了。“到現在我都沒有找到趙德山的父母,沒有找到他的后人。”

當園長多年,舍不得離開孩子

幾十年累計捐贈物品15萬余元

1975年,孔憲滿從勝利油田調來江蘇油田參加會戰,工作條件非常艱苦。身為江蘇油田油建處副處長的他,帶領職工在水網地區摸爬滾打,平井場、挖管溝、修碼頭、架橋梁等困難被他們一一克服。

兩年后,因工作需要,他調到新建成的幼兒園任園長兼支部書記。“江蘇油田邵伯幼兒園蓋好了,組織上說缺一個園長,你干不干?”幼年時沒有讀過書的孔憲滿深知知識的重要性,聽到這個消息,他激動地說:“組織需要我干什么我就做什么。當好園丁,培育好祖國的花朵,讓孩子們茁壯成長,成為社會主義事業的接班人,這個工作很有意義。”

“多調皮的孩子我都有辦法哄住。”孔憲滿說:“你喜歡孩子,孩子就喜歡你,我舍不得這些可愛的孩子。和孩子們相處,我的內心一直很幸福!”

白駒過隙,轉瞬即逝。離休前,已在園長崗位上7年的孔憲滿舍不得離開孩子,又在崗位上義務工作了三年半。正式從幼兒園園長退下后,孔憲滿依舊難舍孩子,每年的開學前后、六一兒童節,他都要到邵伯幼兒園去看看。后來歲數大了,就到離家較近的油田機關幼兒園,自1988年離休后,孔憲滿每年都要給幼兒園捐贈五六千元的學習用品,如今已累計捐贈物品價值15萬余元。

照顧腦梗的妻子13年

立遺囑,百年后骨灰撒江河

在家中,孔憲滿還是一位非常稱職的好丈夫。文匯街道油田社區工作人員劉凱介紹,孔憲滿的老伴蔣益芝2006年腦梗后一直偏癱在家,孔憲滿堅持自己一人照顧老伴,13年如一日給老伴按摩、喂飯、梳洗、伺候大小便。在他的精心照顧下,如今91歲的蔣益芝老人身體狀況保持平穩。

“我不用手機,不睡懶覺。每天下午給老伴看一小時《動物世界》,老伴看電視時,我就拿出紙張來畫漫畫,送給幼兒園的娃娃。”孔憲滿說:“我的時間很寶貴,我要照顧小朋友,還要照顧這個老朋友。”

“老人早已立下遺囑,去世后不留存款,將骨灰撒在祖國大地或大江大湖里。”劉凱說。“比起曾經犧牲的戰士們,我能活到現在,已經很幸福了,我還苛求什么?我只有在有生之年,多努力為娃娃做點事情,為黨和國家貢獻一份力。”孔憲滿說。

記者居小春文/圖


責任編輯:進展

揚州網新聞熱線:0514-87863284 揚州網廣告熱線:0514-82931211

相關閱讀:

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為“揚州網”或“揚州日報”、“揚州晚報”各類新聞﹑信息和各種原創專題資料的版權,均為揚州報業集團及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經通過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上述來源。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及時與我們聯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