揚州網 > 

揚州安民散文作品:《魁龍珠》

2021年04月 14日 17:37 | 來源: 揚州網 | 

安民 /文

說揚州美食,不能不說揚州早點。

在揚州,一般不說吃早點,而稱之為吃“早茶”。

揚州人請客吃“早茶”,還是相當考究的。這個“早茶”,實際上包括了吃點心和品香茶。揚州吃“早茶”的地方很多,有好幾家都是百年老店,但就品茶而言,做得名氣比較響的,還是富春,因為它有自己的特色——“魁龍珠”。

就“魁龍珠”三個字,懂茶的人一看就知道,這不是一味簡單的茶,它是由安徽的魁針、浙江的龍井和富春自己種植的珠蘭,按一定比例羼雜而成,取的是魁針的色、龍井的味、珠蘭的香。乍一看,三種茶,來自毗鄰的三個省份;為什么是毗鄰,而不是跨區域,既然已經異地取材,何不索性將三種茶的產地距離,拉得更大一些?往細里再看,你會發現其中的深意:

——魁針產于安徽歙縣,是新安江的發源地;

——龍井產于浙江杭州,山下有觀潮的錢塘江;

——珠蘭產于揚州本地,門前是奔流的揚子江;

這里擷取的是,新安江的秀美,錢塘潮的壯觀,揚子江的奔涌。也因為如此,“魁龍珠”有了“一壺煮三江”的美譽。

取名“魁龍珠”,就直觀而言,是聚了三種茶的首字;往內里探究,暗含的是揚州人的底蘊:

——“魁”,是為首的,居第一位。“魁星”是北斗中的第一星,更是神話中主宰文章興衰的神。“奪魁”,乃天下舉子的共同期盼。如今的孩子們高考前,可以喝上一杯,應個彩頭。

——“龍”,是華夏圖騰中,最具代表性的符號,是卻邪、避災、祈福的象征。人中龍鳳,更是對客人的敬重。

——“珠”為水之精,歷來都是人之所愛。用在這里,明是“龍”“珠”相連,實則暗扣茶水,構思精巧,令人拍案。

而且,三個字都是平聲,合在一起,讀起來朗朗上口。看似信手拈來,實則反復推敲,字字都顯對客人的尊崇,堪稱天作之合。

喝茶講究味、講究形、講究香,更講究氣、講究意、講究韻,富春這么做,自然有其道理。三種茶葉,發開的時間不同、耐泡的程度不同、顏色的濃淡不同、蘊藉的香味不同,和在一起,色濃味美,經久耐泡,就是連泡個四五次,色香味依然如初,形成一種共同體的新氣場。這或許算得上,是“和”文化效應的生動體驗。別具風味的富春特色小菜和點心,配上一壺香氣復合的“魁龍珠”,邊吃邊聊、邊敘邊泡、邊喝邊品,續上個三五壺,確是標標準準的“皮包水”。估計大多數人,在第一次喝到的時候,與我的感覺都差不多,總覺得和其它茶不一樣,但又說不清,究竟好在哪。當你明白其中究里,便會越喝越有味。

要說揚州人喝茶,那是頗為講究的。李斗在其《揚州畫舫錄》中有這樣的記敘:“吾鄉茶肆,甲于天下,多有以此為業者,出金建造花園,或鬻故家大宅廢園為之,樓臺亭舍,花木竹石,杯盤匙筋,無不精美。”清光緒十一年,得勝橋的深巷內,出現了一家名為“富春花局”的花木店,栽培和經營四季花卉盆景,它的第二代掌門人陳步云先生,是個出類拔萃的商業奇才,于民國元年設立了茶室,并將花局分設不同的區域,讓文人雅士、富商大賈、街坊市民、鄉野村夫,都能在這里找到屬于自己的空間,賞花、品茗、餐敘,一舉三得,用現代心理學的理念來講,就是讓人們有了一個釋放和宣泄之所,開業以后,朝夕滿座,成就了后來的“富春茶社”。

“魁龍珠”始創于民國初年,這種做法,不要說是在其時,就是放到現在,也算得上是一種大手筆的創新。當年的富春,就是個茶社,一些老茶客,往往一坐就是個小半天,單單一種茶葉,滿足不了他們的需求。比如龍井,品相、味道、茶色都不錯,但就是不耐泡;魁針味道醇厚,也可以泡得久一些,但發開的展形,遠不如龍井;珠蘭有幽香,但色形皆不足,三種茶按不同的比例羼到一起,形成一個新的“共同體”,成就了色香味俱佳,醇厚耐泡的“魁龍珠”。從植物學的角度來看,三種茶生于不同地域、不同環境,采摘、制作又有不同的工藝,開水沖泡之后,被激活的時點、活躍的峰值有先有后,這就讓杯中的“魁龍珠”,始終保持在一個極佳的狀態,深受茶客們的青睞。

那么回到前面的問題,選擇三種茶的產地,為什么是毗鄰,而不是大幅度地跨區域?那是因為三地同屬亞熱帶,氣候條件相當,生長條件相近,三種茶合在一起,有“和”的基礎。茶,也是有個性的,如果硬是要把那,地域跨度太大的三種茶,生生地合到一起,那才叫真正的“拉郎配”,其結果自然不言而喻。再回到經濟和社會發展層面,為什么可以提出長三角一體化,那是因為這個區域涵蓋的江蘇、浙江、安徽和上海三省一市,地緣相近,人文相通,攜手發展,可以交叉互補,優勢優化,弱勢強化。2018年11月5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出席首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開幕式時宣布,支持長江三角洲區域一體化發展并上升為國家戰略,同“一帶一路”建設、京津冀協同發展、長江經濟帶發展、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相互配合,進一步完善我國改革開放的空間布局。

從另一個角度考量,當年的富春,不僅是座茶社,更是一個文化集散的高地。有人經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說是“文化搭臺,經濟唱戲”,殊不知,只有經濟發展到一定程度,文化的戲,才能唱出相應的高度。當年眾多文人雅士,在這里品茗唱和,形成揚州文壇的一道亮麗風景。富春前輩的創新之舉,堪稱“和”文化的經典,它帶給人們的,既是一種品茗的享受,更是一番怡情的陶冶。

再往細里考究,“魁龍珠”與富春點心的搭配,實質上是揚州文化所體現的中庸與和諧。既然去了早餐館,早點不帶點葷,肯定不會入味,肉包、三丁包、蒸餃、燒麥自不必說,本來就是葷的,就是青菜包、干菜包,也要用葷油來做,吃起來才軟索有余香,而揚州人的早餐習慣清淡,油膩重了腸胃不受,有了“魁龍珠”,這個問題就迎刃而解了。

茶葉是剮油的,吃幾個點心,喝兩壺茶,既嘗了美味,又品了茶香,一頓早餐下來,縱論家事國事,暢敘親情友情,神清氣爽,滿口余香,確乎有了物質與精神層面的雙重收獲。按理說,要想剮油,直接將魁針泡重一點就得了,但是不行,那樣不僅色濃,而且容易味苦,沖淡了“皮包水”的雅韻,改作“魁龍珠”,那就濃淡相宜,色香俱佳了。

一開始的“魁龍珠”,除了珠蘭是花局自己栽培,魁針和龍井,都是從其它店里買來的。現在的富春,有了專門的供應商,每年清明前,由專人去茶葉種植基地,精心選購。目前的“魁龍珠”,是在多年積淀的基礎上,反復琢磨,經過若干次的兌配試泡,達到了色澤清澈,濃郁淳樸,清香誘人,經久耐泡的效果。不僅來富春吃“早茶”的時候可以品,走的時候還可以帶上一兩盒,回去慢慢泡。

2003年,“魁龍珠”已經工商注冊,成為一個叫得響的品牌,走出了得勝橋的深巷,走出了揚州。好茶總離不開文人的追捧,汪曾祺先生所題“富春茶點,天下第一”,直抒對家鄉的深愛;莫言先生題寫的“兩代名廚四季宴,一江春水三省茶”,堪稱經典;洛夫先生所題“馀味繞舌,三日不絕”,借得精巧;憶明珠先生留下的“富春美饌奪天廚”,夸得直白;劉墉先生手書“富春山色外,茶社芳香中”,題得精當;林清玄先生的“富春美食,名震古今,天下一絕”,說的干脆。但凡來過揚州的明星大腕,很少有沒去過富春的,足見其在國內外的影響力。

2020年8月20日,在合肥召開的扎實推進長三角一體化發展座談會,提出要緊扣一體化和高質量兩個關鍵詞,以一體化的思路和舉措打破行政壁壘,提高政策協同,讓要素在更大范圍暢通流動,有利于發揮各地的比較優勢,實現更合理分工,凝聚更強大的合力,促進高質量發展,讓人民群眾更有獲得感。在長三角一體化、寧鎮揚同城化的進程中,文化的融合發展,是其中的重要板塊。城市的文化資源,如何與社會資源、旅游資源、人才資源,進行有機的整合,集合既有的商業資源、交通資源,進一步優化資源配置,形成“1+1+13”效應,是一道具有挑戰性的新課題。我們深深地感受到,在一體化的時代,誰具備資源整合能力,誰就具有更強的競爭力。具體到我們今天的這個話題,能不能把握時代的節奏,講好“魁龍珠”的故事,再來一個腦洞大開的創意,設計一個包容性的文化符號,既而進一步擴大城市影響力,放大“和文化”的效應,將它做成長三角一體化的代言茶?

互聯網經濟,改變了許多傳統的思維模式。任何一款優秀的文旅產品,都離不開創制團隊的精心策劃。其核心,不僅僅是新、奇、特,更要依靠絕佳的創意+高效的執行力+利用時事熱點宣傳,通過點線面擴散的乘積效應,迅速放大產品影響力。以“魁龍珠”的品牌氣質、文化淵源、溢出價值作為切入點,適時運用“網紅”發聲,吸引各大主流媒體的關注。近年來,揚州的美景美食,已多次上過央視,這種擴散式的宣傳手法,是信息化時代,一種比較高效的營銷方式。

而今的富春掌門人徐穎宏先生,是個儒商,更是個文人,在傳承富春飲食文化,拓展魁龍珠市場份額方面,傾注了自己的心血。富春茶點制作技藝,成了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相信新一代富春人,一定會借助這個平臺,跟上互聯網時代的脈動,彰顯富春的文化底蘊,讓別具一格的“魁龍珠”,香飄更遠。

由此拓展開來,如何將以“和”為主題的揚州文化,賦予新的時代特征;將創新創業,打造成新的時代主題;讓流淌了2500年的揚州文化,迸發出新的時代浪花,留下新的歷史印跡,是我們每一個揚州人,都應該為之努力的方向。

作者簡介

出門走進古城的街巷,隨處都可以觸摸到歷史的遺跡。徜徉在磚石鋪就的街巷,仿佛踩著歷史記憶的碎片。晏明,生于揚州,長于揚州。為她寫下幾行字,也算是感恩的回饋。



責任編輯:煜婕

揚州網新聞熱線:0514-87863284 揚州網廣告熱線:0514-82931211

相關閱讀:

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為“揚州網”或“揚州日報”、“揚州晚報”各類新聞﹑信息和各種原創專題資料的版權,均為揚州報業集團及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經通過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上述來源。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及時與我們聯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