揚州網 > 

【心如止水】充滿跨越時空敬意的省親之旅

2019年09月 10日 15:34 | 來源: 揚州發布-揚州網 | 

8月初,一名郵遞員突然敲響我的辦公室門,送來了一封掛號信,遠在千里之外的二伯來信了。

二伯今年93歲高齡了。在信中,二伯說,他身體有些欠佳,每天要24小時吸氧。他十分掛念遠在家鄉的親人,掛念后輩們的學習生活情況。字里行間,充滿了長輩的綿綿關懷,充滿了血濃于水的深厚感情。展讀此信,我的心被愛融化了,被親情融化了。我立刻用手機拍下信的內容,發到微信“丁家人”圈中,當即引發熱烈反響。經商議后,決定派出親友團,赴蘭州看望我們敬愛的二伯。

稱二伯是敬愛的二伯,是因為二伯是一位老新四軍、老黨員、老革命者。二伯1944年參加新四軍,1945年入黨,參加過抗日戰爭、解放戰爭、抗美援朝,參加過眾多戰役,擔任過文書、作戰參謀,親歷過粟裕、葉飛等老領導的授課,后來轉業到天津、蘭州化工部門工作。他一輩子為黨、為國家、為人民工作,一輩子無怨無悔、無我無求、無私奉獻,一輩子謙虛、謹慎、剛直,他是我們后輩們學習的榜樣、楷模。他是老家人的驕傲、自豪。

三哥、我、妹妹、妹夫、侄女決定前往蘭州后,大家分頭忙了起來。侄女確定出發時間,在網上訂購機票、酒店住房,建立“蘭州省親群”。二伯因聽力問題,家里電話無人接聽,我設法找到遠在四川的表弟,找到了蘭州堂姐的電話、微信。出發前幾天,親友團安排購買特色產品,作為禮品。我們買了山東德州扒雞、揚州鳳鵝、揚州獅子頭、黃橋燒餅、茶葉、揚州漆器等。我請揚州書法家寫了一幅“境由心生”條幅,作為獻給二伯的禮品,祝愿二伯頤養天年、快樂健康。

9月5日開始出發了,三哥從凌晨2點起床,到濟南機場乘機;妹妹、妹夫和小孫女從蘇州開車,來到揚州,與我們會合。侄女婿開車送我們到南京碌口機場乘機。經過2個半小時的飛行,飛機降落在蘭州中川機場。打的1個多小時,終于到了蘭州市段家灘北方苑小區,這是二伯居住的小區。

北方苑小區,這是一個舊小區,居住環境一般。敲開二伯的家門,堂姐、堂弟來開門,看到我們順利到達,非常高興。正坐在椅子上吸氧的二伯趕忙站起來,與我們握手,招呼我們吃水果。在招呼之中,我掃視了二伯的住房條件。二伯住房估計只有120多個平方,還是以前的裝修,簡單甚至陳舊,客廳貼滿了孫子喜歡的世界籃球明星海報,衛生間較小。二伯住在2樓,一樓是面向街道的出租房,是飯店、小商店,噪音、油煙大。真想不到這樣一位老革命還居住在這樣的小區、這樣的環境內。我內心有點感慨。

經過與二伯的交談和堂姐、堂弟的介紹,二伯近年來一直忙于個人革命工作回憶錄寫作。今年春節后,由于用腦過度,加之年歲已大,在醫院住了一段時間,出院后,必須時刻吸氧。家里買了4臺大小不一的吸氧機,備了氧氣瓶。二伯在家里不間斷吸氧,同時在客廳看電視、翻看報紙。他喜歡看時政新聞,看戰爭片,看籃球比賽,時時站起來在房間內適當走動,活動活動身體。二伯身體總體還是健康的,沒有心血管毛病,心臟正常。我們也就放了心,深為二伯身體健康祝福。

當晚,堂姐、堂弟為我們接風,安排在一家老店,涮羊肉。堂弟點了多份羊肉、牛肉和素菜,喝著蘭州“黃河王”啤酒,在喝酒、涮菜中,聊著二伯的事,聊著老家的事,聊著丁家人的過去、現在,在聊天中,縮短了時空距離,縮短了相互隔閡,讓親情更加密切、更加濃厚。

第二天早上,堂弟讓我們打的,去了黃河邊上一家有名的拉面館,請我們吃蘭州拉面。兩盤牛肉,幾盤小菜,每人一大碗的拉面,熱氣騰騰的湯汁,讓我們吃得大呼過癮。

吃過飯后,我們沿著黃河岸邊漫步,看蘭州景色,看黃河景色。隨后,我們走在中山橋上。通過閱看介紹,中山橋是一座跨黃河鐵橋,建于清光緒三十三年(1907年),初名“蘭州黃河鐵橋”。建橋的工程師是美國人滿寶本和德國人德羅。造價白銀三十萬六千余兩,有“天下黃河第一橋”之稱。1928年為紀念孫中山先生而改稱中山橋,沿用至今。隨著時間的流逝,蘭州市區已架起了10多座造型美觀、結構新穎、工藝先進、氣勢不凡的鐵路公路橋,這座古老的黃河鐵橋已不是溝通黃河南北的唯一通道了。盡管如此,人們還是敬仰它、觀賞它,因為它就像一部史詩,飧刻著蘭州古往今來歷史的變遷,展示了蘭州人民燦爛藝術的畫卷。如今,中山橋成為步行橋。和諸多橋梁相比,中山橋的觀賞和紀念價值似乎比交通作用更有意義。

中山橋上,游人如織,人們紛紛拿著手機、相機,拍著黃河拍岸、激流奔涌的場景。堂弟介紹,今年蘭州下雨特多,空氣濕潤,黃河水源豐富,流經蘭州的黃河水流湍急。從大橋眺望,黃河兩岸高樓林立,黃河上空天高云淡,一掃行前對蘭州重化工企業多、天氣污染嚴重的印象。隨后,我們移步到黃河河邊上,看到羊皮筏子在黃河上載著游客在水上穿行,十分有趣。羊皮筏子是黃河中上游古代先民借助河水之力,運輸人員、物資而發明的水上工具。如今,人們節假日出行旅游,到蘭州黃河段乘上羊皮筏子這古老的運輸工具,領略黃河粗獷壯美的西部景觀,感到十分新奇有趣。妹妹的小孫女看到黃河岸邊的沙土,十分好奇,三哥買了一個小小水桶、鐵鍬,小孫女忙著挖沙、裝桶,不亦樂乎。我們看著小孫女的天真無邪的樣子,感到童年的時光倒流。就這樣,我們在黃河河邊上漫步、逗留,在黃河小碼頭茶廳上喝著三炮臺茶。三炮臺茶也是蘭州一個特色,它是用菊花、桂圓、葡萄干、荔枝干、冰糖為佐料配制而成,香而不膩,香而不苦,喝起來甜絲絲的。在黃河邊上看著,走著,就這樣幾個小時過去了,我們余興未盡,深深感受到,黃河的氣勢磅礴,黃河母親的偉大。

夜晚,三哥做東,本來想請二伯一家聚個餐,但二伯需要時刻吸氧,難以出門,就請堂姐、堂弟作代表,我們一起在蘭州狗不理飯店聚餐,點了一些中餐菜,喝了一些白酒和“黃河王”啤酒,繼續聊著二伯的經歷和丁家人的生活。

第三天,我們自由出行,乘著143路公交車,來到蘭州張掖路。張掖路自古以來是蘭州的城市標志和中央商務區的核心地段,一直被認為是蘭州的“王府井”,是蘭州人心目中資格最老的商業街,也是最具文化歷史底蘊的街道。2006年改建為步行街。我們徜徉在步行街上,左右觀看街道兩旁的各類商店、飯店,到城隍廟逛逛。城隍廟位于張掖路步行街中段,建于宋代,祀奉漢將軍紀信,又名紀信廟。明代重修后改易現名。我們坐在城隍廟石凳上休息,看看里邊古玩字畫小店,別有一分滋味。隨后,我們到超市看看蘭州特色產品,買了一些牛肉制品和西北特色產品,作為禮物帶給家人和單位同事。中午,妹夫請客,在張掖路一家酸菜魚飯店吃飯。

在我們逛張掖路步行街時,堂姐打來電話,邀請我們晚上到二伯家吃水餃。我們欣然接受邀請。傍晚時刻,我們再次來到二伯家。我們與二伯握手寒暄,吃著水蜜桃和葡萄,堂姐、堂弟包著韭菜餡的水餃。過了一個多小時,水餃包好了。堂弟拿出各種涼菜,開了瓶白酒,大家一起碰杯。我們喝著酒、吃著菜,二伯吃著水餃,聽著我們的交談,看著我們的快樂模樣,他也感到了幸福、快樂。吃完飯后,堂姐、堂弟給我們4份蘭州特產,有蘭州百合、三炮臺八寶茶、中寧枸杞等,讓我們喜出望外。臨走前,堂姐拿出一封厚厚的信,交給我。她說,這是老爺子花了幾天時間,給我寫的信。信中,二伯回憶了他的革命經歷,回憶了過去的工作生活。滿滿15頁,用信紙一個字一個字寫出來。這是一位老革命者對一生的回憶、總結,這是一位老黨員的心路歷程的展示、披露,這更是一位老者對后輩的深深寄語與厚望。我說,我回去后,一定認真拜讀。

9月8日,我們離開蘭州的時間。一大早,三哥打的,獨自去蘭州西高鐵站,乘高鐵回德州。堂弟用車送我們其他人去中川機場。一個小時來到機場。我們與堂弟握手辭行,我們期待二伯有機會再回老家,我們期待堂姐、堂弟有機會回到老家。

相逢難,別亦難。

再見,二伯!

再見,蘭州!

【作者簡介】

丁新伯,北京大學中文系畢業。在機關工作近30年,除了公文寫作,業余時間喜歡散文創作,近來愛上鄉愁,對家鄉的一草一木,都在深切憶念。對歷史文化名城揚州,更有濃濃情感。工作于斯,記念于斯。


責任編輯:

揚州網新聞熱線:0514-87863284 揚州網廣告熱線:0514-82931211

相關閱讀:

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為“揚州網”或“揚州日報”、“揚州晚報”各類新聞﹑信息和各種原創專題資料的版權,均為揚州報業集團及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經通過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上述來源。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及時與我們聯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