揚州網 > 

【祥云揚州】劉濞(下):盛世揚州的奠基人

2019年05月 31日 17:18 | 來源: 揚州網 | 

作者:沙永祥

著力改變民風,發展“文明”揚州

漢高祖為何讓劉濞來管理吳國?

我們先看看當時吳地的民情。

先秦的揚州,與東越等蠻國接壤,民風剽悍,勇而好戰。《史記·貨殖傳》中記載,“彭城以東,東海、吳、廣陵也,其俗類徐”,說先秦時期廣陵的民風和徐州類似,說出手時就出手,打架的狠勁一點也不比徐州人差。

漢高祖正是看中了這個侄子的狠勁,希望他來“以暴制暴”,幫他鎮守好東南門戶。

但劉邦未能預料到的是,這個侄兒打架雖狠,但治理國家總體上卻很文明。在任期間重視文化建設,發展工商,注重提高人們的物質文化追求。

劉濞在文化建設方面,動作不斷,為揚州歷史文化名城的創建打下了扎實的根基。

(一)四方納賢,倡導尊賢好學的好風氣。針對廣陵城文化建設一片空白的現狀,劉濞上位之初,廣納四方賢才。他手下的文人待遇很高,不但領著俸祿,衣食無憂,逢年過節,劉濞還向他們發放紅包。百姓中有點文化的人,也經常能得到他的賞賜。

劉濞門客最多時達上千人,西漢時期很有名望的文學家、散文家齊人鄒陽,以文才和善辯聞名于時的辭賦家淮安人枚乘、蘇州人嚴忌等都云集于他的門下。他們在廣陵期間為我們留下了《七發》《哀時命》《諫吳王書》《上吳王書》等傳世名篇,讓揚州人民第一次大規模地接觸中華先進文化,推動了揚州文化事業的發展。

就算那些“混世”的,往往也能在劉濞的手下混口飯吃。下邳人周丘,德行不好還是個酒鬼,劉濞雖然瞧不起他,但仍好酒好菜供著。待到“七國之亂”時,門下賓客大都被任命為將尉,唯獨周丘什么都沒混到。周丘不服氣,找到劉濞,只求賜一漢節(漢代皇帝授給使臣的節),讓他去老家招降。劉濞以為他在“放衛星”,但不要一兵一卒,就讓他去了。

“滄海橫流,方顯英雄本色”,周丘有真本事,憑借這根漢節,居然一夜之間用計殺掉下邳守官,組織起三萬大軍。接著一路北上攻城略地,大敗山東陽城中尉軍,軍隊規模也滾雪球般發展,迅速擴大到十萬,成為劉濞手下的一支奇兵。可惜關鍵時刻劉濞兵敗了,周丘不得不回師下邳,偏偏他運氣不夠好,背發疽而死,否則歷史真有可能改寫。

雖然文化的發展是一個漫長的過程,但可以說劉濞讓先進文化在揚州扎下了根。

(二)鼓勵工商,促進地區間的溝通與交流。冶銅、煮鹽、造船三大產業的蓬勃發展,給吳國帶來了大量的財富,也帶來了人民更高層次的物質追求,促進了廣陵漆器、木器、竹器、紡織、玉器等手工業的跨越式發展。

劉濞時期,手工業開始成為廣陵城的重要產業,規模不斷擴大,分工更加細致,產品日趨多樣化。不僅繼承和發展了戰國晚期和秦的工藝特點,還融合了荊楚文化之風,獨具區域特色。

我們無法看到當時的情景,但從揚州的出土文物中,可以領略到其中的繁盛。

揚州出土的文物,先秦時期玉器較為少見,劉濞及稍后一段時間內漢墓內出土的玉器雕琢精美、品類眾多,有璧、璜、琮、晗、舞人、鐲、玉豬、佩飾、印章、玉衣、玉璋,以及鑲嵌在其它器物之上的玉飾品等。

再如漆器,劉濞時期是揚州漆器發展的黃金期,產品品類包括鼎、耳杯、盤、盒、奩、勺、六博盤等十余種;胎質有木胎、竹胎、夾纻胎、陶胎和銅胎等;紋飾方面,有素面者,有彩繪,有的還戳刻銘文或符號;種類繁多,形制復雜,紋飾十分豐富。

廣陵城大規模興建,使其成為鹽、銅等大規模商品的集散地成為可能。造船業的快速發展與水利建設的快步跟進,使運輸效率大為提高,吳國生產的銅錢和食鹽,在供給本地人民使用的基礎上,大量銷售外地,獲得大量商業盈利。與此同時,廣陵緊缺的糧食和消費品也源源不斷運往了揚州,古城揚州第一次成為了東南的商業中心,當時的枚乘指出:“夫吳有諸侯之位,……轉粟向西,陸行不絕,水利滿河,不如海陵之倉。”(《漢書·賈鄒枚路傳》)

由于工商業獲利多,見效快,使得更多的揚州人投身到工商業中去,促進揚州人民“好商賈”的民風的形成。

(三)引進禮樂,開始由物質向精神追求的轉變。擁有了富比天子的巨額財富,劉濞開始了精神追求。

他在廣陵大規模建設“歌堂舞閣之基”。鮑照在《蕪城賦》里歌頌劉濞統治下的廣陵:“當昔全盛之時…吳蔡齊秦之聲…歌吹沸天。”廣陵城內,吳、蔡、齊、秦各地的音樂匯集,歌唱吹奏之聲喧騰沸天,先秦時期貴族士人才能享用的音樂走進了尋常揚州百姓家。

劉濞是興建揚州園林的第一人,曾在揚州北郊筑有豪華的“釣臺”。雜技等娛樂節目開始出現在街頭,《蕪城賦》中描述為“魚龍爵馬之玩”。稍后的廣陵王漢墓中出土了“三叟戲樂俑”等說唱俑,說明“揚州評書”等休閑娛樂文化活動正式拉開大幕。

在劉濞的影響下,揚州的精神文明建設逐步取得進展。從司馬遷所說的“其俗類徐”,到“揚州,江、吳大都會,俗喜商賈,不事農”《新唐書·李襲譽傳》,再到“揚州土地膏沃,有茶、鹽、絲、帛之利。人輕揚,善商賈,鄽里饒富,多高貲之家”(《宋史·地理志》)。那些勇猛好斗的揚州人逐漸不見了,風流婉約、好經商成為揚州人的標簽。

提升民眾福祉,創建“幸福”揚州

司馬遷說:“吳之王,由父省也。能薄賦斂,使其眾。”別看劉濞沒讀過幾天書,但這個農民出身的娃體會到父輩種田的苦處,深知“達則兼濟天下”的道理,始終將百姓的安危困苦放在心上。

在任期間,劉濞一心一意提升群眾福祉,讓百姓深刻享受了煮鹽鑄錢盈利所帶來的紅利。他的的惠民政策始終讓人有穿越之感:

一是免除了吳國境內農業稅。西漢“文景之治”時期輕徭薄賦的十五稅一和三十稅一政策,在歷史上大放光彩,但在吳國面前都黯然無光。吳國境內農民收成全歸自己,政府不向農民要一分錢,因此有人評論劉濞是中國古代封建社會第一個免除農業稅的地區領導人。

二是實行官府買役制度。西漢政府規定,二十三至五十六歲的男子,都有輪流為官府當差的義務。不愿當差的人,可以出錢雇人當差,被雇當差而得錢的人稱為“踐更”。吳國宣布:凡是踐更的錢,不用輪值當差的人出,一概從官庫開支,并且依照當時物價公平支付。

吳國的百姓當兵也有收入,吳國境內的百姓加入軍隊時,比照“踐更”的相關規定,給予一定數目的金錢,也就是拿著工資去當兵,這樣吳國境內百姓都踴躍參軍服役,逃避兵役的情況幾乎不存在。

劉濞還是個擁軍模范,逢年過節,他經常深入軍營,慰問那些有才能的將領和士兵,給他們豐厚的物質獎賞。

三是十分關心弱勢群體。對于吳國境內的孤寡殘幼等特殊人群和困難群眾,劉濞要求各級官員平時要關心他們,讓他們吃到“低保”,逢年過節還要派人上門慰問,發放困難補助,類似于給“五保戶”和“低保戶”發放“紅包”,讓他們感受到吳國大家庭的溫暖。

歷史上有人認為,劉濞為什么對百姓這么好,是因為吳國的錢多得花不完。個人認為,錢多只是一個原因,關鍵還要看當政者本人的品質和操守。

舉一個例子,隋朝滅亡二十年后,大唐監察御史馬周對唐太宗李世民奏報隋朝儲洛口、西京府庫等國家糧庫的糧食,竟然到現在還沒吃完。其實隋朝時期發過幾次大災,百姓流離失所,官員建議開倉放糧,可皇上否決了:不行,讓他們自己去要飯,糧倉里的糧食是我的命啊!

這方面,隋朝的皇帝的確應該好好向劉濞同志學習!

有一件事,讓劉濞一直對漢景帝劉啟耿耿于懷。漢文帝時期,他的愛子劉賢入京,有一天與時為太子的劉啟在下棋過程中發生爭執,兩人互不相讓。看到有人竟不給自己面子,劉啟盛怒之下,拿起棋盤砸向劉賢,不料竟將劉賢砸死了。劉濞聞迅后雖然怒不可遏,但也無可奈,只能將仇恨埋在心中。

公元前157年,劉啟繼位成為漢景帝。三年后,他采納晁錯的建議,在全國范圍內大規模削藩,再次侵犯了劉濞的根本利益。

眼見吳國將被肢解,已經六十二歲的劉濞血性爆發了。公元前154年,他帶領楚、趙等七國公開叛亂,聲稱吳國積蓄財富以供“諸王日夜用之弗能盡”,全額資助各國的叛亂軍費。

結局大家都知道,因軍事失策,三個月后劉濞兵敗身死,在揚州長達四十二年的執政生涯劃上了句號。

但正因為劉濞的努力,揚州實現了跨越式發展,成為東南的經濟中心,造就了揚州歷史上第一個盛世,也由此奠定了揚州的千年基業。

因此,劉濞贏得了后人的掌聲。初唐高官房彥謙(宰相房玄齡的父親)評價:“濞集蚩尤、項籍之驍勇,伊尹、霍光之權勢,李老、孔丘之才智,呂望、孫武之兵術……不應歷運之兆,終無帝主之位”!劉濞集蚩尤、項羽的勇猛,伊尹、霍光的權勢,老子、孔子的智慧,姜子牙、孫武的兵法于一身,簡直就是個神人。

有首歌詞寫得好:“天地之間有桿秤,那秤砣是老百姓,秤桿子挑江山,你就是那定盤的星。”正因為百姓心中有桿秤,從漢代起,人們就在邗溝旁建成吳王廟(今稱大王廟),屢毀屢修,只為世代供奉劉濞那顆“定盤的星”!

相關閱讀

【祥云揚州】劉濞(上):盛世揚州的奠基人

作者簡介

沙永祥,在市公安部門工作。業余鉆故紙堆,寫新文章。著有《揚州百家姓》。


責任編輯:煜婕

揚州網新聞熱線:0514-87863284 揚州網廣告熱線:0514-82931211

相關閱讀:

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為“揚州網”或“揚州日報”、“揚州晚報”各類新聞﹑信息和各種原創專題資料的版權,均為揚州報業集團及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經通過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上述來源。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及時與我們聯系,以便寄奉稿酬。